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The Paper

发布日期:2021-06-16 13:47   来源:未知   阅读:

  您的观察很犀利,我也有同感,经常觉得自己是在“抽象地活着”或是“观念性地活着”。互联网时代则赋予我们一种“数字化生存”的方式,地缘、血缘的限制都不那么重要了,社交的方式也更加灵活自由。不同的人对此观感可能不同,有的人会觉得更虚无和孤独,但有的人会觉得“远处”的关系更纯粹、更安全,可以随时退出,也不必面对那么多现实的困扰。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附近的意义才被重新发掘出来。附近意味着具体的人事物,以及它们所交织成的公共空间,构成了丰富细腻的日常生活。但“附近”也不全然是正面的,比如百年前进步的年轻人正是要走出旧家庭,再比如曾经的单位制,既能带来共同体的保障,同时也不乏对人的束缚。所以这个问题挺复杂的,既不必妖魔化网络社交,也不必把“附近”视为一个桃花源去怀旧。未来我们都将面对线上与线下的双重生活,如何建立二者的边界,需要在行动中反思和调整。

  原话题:我是上海大学社会学博士生张雪松,如何理解今天年轻人的婚恋观,问我吧!

  您好!我以前一直认为年轻人结婚应该越来越简单,因为他们观念越开放,交友范围更广?甚至国外、网上、跨区域,但现在却不是如此?恋爱、相亲、交友很积极,但结婚却越来越难?

  从前车、马、邮件都慢,而如今交通、社交媒体、互联网的发展确实减少了很多地理限制,让交友实现了“高铁速度”。可以肯定的是,发达的交通和迅捷的互联网已经成为一种越来越重要的方式来满足潜在的恋爱对象和婚姻伴侣,挑战了曾经规范的途径——家庭联系、学校工作、歌舞厅酒吧等娱乐场所,让潜在对象可以跨越时空近距离接触。

  然而现实更加复杂,恋爱也变得更加艰难,各大城市的相亲角都说明了问题。社交软件、约会网站不断推陈出新,专业化的同时,也日益针对高度特定的群体,如某个领域的职业精英。约会过程变得越来越理性,“日抛型交友”也让大家的阈值越来越高。我经常和已经工作的朋友聊天,他们都劝我尽早在学校中确定恋爱关系,其中有一个小原因是劳动分工导致部门内部甚至整个公司的异性都很少。生活的公共空间内潜在对象少,缺乏适合交友的公共领域,虚拟空间上不靠谱的多,中国社会也没有向美国那样的约会传统,这都是“恋爱难”、“交友难”的原因。

  同样,年轻人接受教育程度高,观念逐渐开放,同时女性的社会地位、经济收入也越来越高,也让女性认识到传统婚姻家庭中的不平等待遇,影响了对婚姻的总体权衡。现在的年轻人对平等的关系有着更强烈的偏好,同时住房成本、职场中女性的“婚姻歧视”、内卷、离婚率的增高、婚姻的理性选择等等都让结婚变得越来越难。中国的“躺平”青年和日本的“平成废宅”越来越像,而日本已经陷入低婚育的低欲望社会。也许政策制定者马上就会出台利好的方案解决这个问题。

  原话题:我是上海大学社会学博士生张雪松,如何理解今天年轻人的婚恋观,问我吧!

  有没有可能只是没时间?选择同居、丁克还有不婚都是因为不想承担一定的责任,也没有时间经营和维系这段感情罢了。所以想问问为什么对当代年轻人来说,“家庭”永远是被后置的?

  996、007的职场文化确实压榨了年轻人的很多时间,日本的很多漫画、剧集如《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非洲的动物上班族》都还原了“社畜”的生活,但我想根本上还是观念上的变化。高房价、消费主义、不稳定的经济环境潜移默化的对年轻人的恋爱轨迹产生了影响,婚姻意味着更高的承诺,更复杂的家庭关系。

  “家庭”对于一部分年轻人来说确实是后位的,但同样也是“避风港”和“补给站”。年轻人的成年期变长、晚婚使得与父母同住时间变长,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投资、买房首付、相亲角中给子女“打广告”、参与到孩子生命的各个阶段中都让中国家庭的重要性上升,这也是我们和其它国家相比较为独特的一个特征。



上一篇:2021年海南自貿港大講堂舉行 下一篇:没有了